安宁市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全国人大代表刘宝增超深层油气产业急需国家扶持政策两会声音-[资讯]

2022年09月24日 安宁市机械设备网

全国人大代表刘宝增:超深层油气产业急需国家扶持政策【两会声音】

随着全球油气工业的发展,油气勘探领域由中浅层向深层和超深层、资源类型由常规向非常规快速延伸。虽然近年来我国深层油气勘探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深层油气特别是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难度大、开发方式复杂、技术研发投入大、开采成本高已经成为制约超深层油气大规模开发的一个瓶颈。 勘探潜力巨大 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潜力巨大,具有重要的能源安全战略地位。深层油气资源,指的是深埋沉积层生产并储集的油气资源。 我国2005年全国矿产储量委员会颁发《石油天然气储量计算规范》中将储层埋深3500~4500米作为深层,储层埋深大于4500米作为超深层;中国钻井工程则将目的层4500~6000米确定为深层,目的层大于6000米确定为超深层。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油气需求日益加大,油气短缺趋势逐年加大,原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增高,给国家能源安全带来的风险逐年增加。因此,我国急需加大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力度,进而提高油气能源的自给率。 目前,我国大部分浅层油气藏已逐步进入难动用阶段,成本逐渐增高;页岩气虽有良好前景,但投入大、递减快,整体开发效益与预期存在较大差距;煤层气仍未走出困局,产量低于预期。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对象复杂化、勘探开发目标多元化以及油气资源劣质化,已成为新常态。目前,我国石油公司又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攻坚期、从注重规模发展到更加注重质量效益发展的转型期,特别是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一路下跌,降幅超过50%,质量效益发展面临着巨大冲击。 资源劣质化与低油价双重压力袭来,倒逼我国油气勘探要强化创新驱动,依靠科技进步实现资源发现的转型发展。超深层油气勘探,正是资源发现转型发展的一个重要领域。 从全球来看,目前已发现的超深层油气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40%。从国内来看,库车、元坝等大型气田超深层天然气储量规模超万亿立方米,塔北-塔中过渡带(7200~8500米)、库车克深-大北(6900~7500米)等超深层石油取得重大突破。特别是近期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已在塔里木盆地深层取得大突破。超深层已成为中国陆上油气勘探的重大接替领域。 离效益开发还有距离 超深层油气勘探开发难度大、成本高,制约着油气发现进程与效益开发。 超深层油气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埋深大、高温、高压,深度最深可达8000米以上,温度最高达到200摄氏度以上,井底压力最大达180兆帕以上。油气储层致密,储集物性较差,油气储层岩性复杂多样,油气储层孔隙微观结构复杂,孔喉多小于1um,以连续型和准连续性为主要聚集方式。超深层地质环境复杂,难钻地层多,岩体力学行为的不确定性和难预知性加上工具材料适应能力有限,致使超深层钻井复杂事故多、钻完井周期长,成为超深层油气钻井共同面临的生产难题。要解决这些难题,既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又需要加强科研攻关。 超深层油气目前处于开发的初始阶段或试验阶段,因此储量动用率较低。但随着超深层油气开发的推进,我国陆续建成了一批以超深层为主的油气田,如普光气田、元坝气田、安岳气田、克深气田、塔河油田、顺北油气田等,正在逐步攻克超深层三高(高温、高压、高含硫)油气藏开发的世界级难题。 目前,我国已完成一批高难度超深井:亚洲最深井马深1井(8418米)、东部最深井胜科1井(7026米)、西部最深井塔深1井(8404米)、克深气田克深7井(8028米)和顺北井(8411米)等,推动了我国石油行业超深井钻井技术向高难度发展。但是,超深油气层距离效益开发还有相当距离。 以顺北油气田为例。顺北油气田地理位置上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阿克苏地区沙雅县境内,区域构造上位于顺托果勒低隆构造带,南部紧邻卡塔克隆起,北部为沙雅隆起。总面积2.8万km2,资源量17亿吨。其中,原油资源量12亿吨,天然气资源量5000亿立方米。根据2019年4月在中国科学院新疆科技查新咨询中心科技查新结果,顺北油气田属于世界陆地上最深的商业开发油气田。 顺北油气田地质构造复杂,勘探开发难度大。顺北油气田的超深断溶体油气藏是一种沿走滑断裂带准连续性聚集为主的碳酸盐岩缝洞型油气藏,与风化壳岩溶缝洞型油气藏、页岩气、页岩油等非常规性油气藏具有一定程度的类比性。顺北油气田的目的层埋藏深,目前已钻井的平均埋深达到8000米。其中,顺北井实钻井深达8424米(斜)/7986米(垂),顺北井实钻井深达8411米(斜)/8123米(垂),2019年6月开钻的顺北11井设计井深达8625米,为亚洲最深井,预计投资2.34亿元。 顺北超深断溶体油气藏不仅埋深大,而且面临着目标地震成像难、井身结构复杂(多套火成岩、高压盐水层、断裂破碎带等)、高压(压力系数1.1~2.24)、高温(160℃~202℃)、钻完井工艺要求高等难题,造成了钻井周期长、投资成本高等一系列问题。在实际开发中,普通中浅层开发井每口井需投入约3000万元,而超深层开发井每口井需投入约1亿元。与中浅层相比,超深层油气井前期投入巨大,由于地质复杂,回报又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因而,超深层油气井开发压力较大。 急需政策扶持 鉴于超深层油气产业依然处于发展初始阶段,希望国家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推动超深层油气产业克服困难,稳步发展。在加大政策配套支持方面,可以从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等方面给予超深层油气产业一定的税收优惠,或者参照页岩气产业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 例如,2019年起,国家对煤层气(煤矿瓦斯)、页岩气、致密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开采利用不再按定额标准进行补贴,而是按照多增多补的原则,对超过上年开采利用量的按照超额程度给予阶梯级奖补。 建议国家参照上述补贴原则对超深层油气产业进行补贴,有效刺激石油公司提高对超深层油气的勘探开文中内容、图片均来源于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删除!

广东高校人才网

中国研究生

孙保亮邮箱

江苏常州大学